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金钱债权执行之理论回归
——试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展开分析
作者:宋子元  发布时间:2015-01-28 21:47:05 打印 字号: | |

 

 摘要:民事执行可以根据不同的标准作不同的分类,且其法律关系存在多面性。多年来,执行案件中“执行难”严重困扰着人民法院,成为法院工作中一个扩日持久的难题。本文从法律关系多样性理论剖析出发,着重讨论执行第三人到期债权,也即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性质、特点、既判力依据、第三人责任与异议等方面进行论述,以期拓宽执行思维,解决“执行难”问题。

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是指被执行人对其债务人的已届履行期限的债权,可以成为法院强制执行的客体,由法院采取强制措施直接予以执行的制度。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时如果被执行人对他人有到期债权的,到期债权可以作为执行客体,而不必等待他人向被执行人履行义务后,成为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后再行执行。因为被执行人可能有逃债恶意,实现其债权后立即转移该项财产,不履行执行义务。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实质上并不一定真无财产,其可能有财产执行,但由于被执行人的隐瞒,申请执行人尚未发现,无法向执行法院提供财产线索。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我国《民事诉讼法》并没有具体规定,1992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适用意见》)第300条规定:“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但对第三人享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依申请执行人的申请,通知该第三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债务。该第三人对债务没有异议但又在通知履行的期限内不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执行。”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执行规定》)将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强制执行设为专题,下设9个条文,从第61条到第69条,详细规范了此一制度,即将被执行人到期债权执行的具体程序作了进一步规定,强化了可操作性。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规避意见》)第四部分“完善对被执行人享有债权的保全和执行措施,运用代位权制裁规避执行行为”中规定:“对于被执行人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债权,执行法院可以通知被执行人在期限内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该生效法律文书。期限届满被执行人仍怠于申请执行的,执行法院可以依职权启动强制执行该到期债权。”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将在执行实践中越来越多地被运用,而学界对此项执行制度的一些基本问题,如性质、执行依据、第三人异议的处理等的认识存在较大分歧,折射出这一法律制度本身之不完善,故殊值深入探究,以期对第三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立法有所裨益。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84条的规定:“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根据民法原理,债是指在特定人之间可以请求为特定行为的民事法律关系。债权是请求权、相对权,是对人的权利,与物权不同,并非对物的权利、对世权。债的客体又称为债之标的,抽象的讲是指债权人的权利和债务人的义务有机统一的所共同指向的对象,具体而言是指债务的特定行为。请求权可以分为有财产给付内容的请求权和无财产给付内容的请求权,作为给付请求权和不作为给付请求权。作为给付包括财产给付和行为给付,通常行为给付对到期债权的执行无意义,例如第三人向被执行人赔礼道歉,或者拆除侵犯相邻权的建筑物等排除妨害请求权。因此,对被执行人的债权的执行限于有财产给付内容的请求权和以财产为标的的作为给付的请求权,无财产给付内容的请求权与不作为请求权无执行意义。

债权可以代位清偿,因此被执行人的到期债权可以作为执行客体。这里需要谈到两个概念的辨析,即“被执行人将其对债务人的债权转让给申请执行人”与“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的区别。债权如果转让,执行案件的申请人就得受此约束,只能执行此已转移的债权,即原本约束被执行人与其债务人的债权,被执行人不再需要履行给付义务,此时申请执行人便继受了被执行人对其债务人的请求权,亦可以理解为“被执行人的债务人”转变为了“申请执行人的债务人”。当事人之间可以以执行和解的方式转让债权,被转让的债权成为执行标的,但性质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完全不同。代位清偿的基础是申请执行人行使了代位权,若到期债权执行不成,被执行人的履行义务仍然存在。法院基于债权代位权而采取的措施,执行时实际上只是转让了被执行人收取债权的权利,而没有把债权本身转让。转让债权经常以和解协议的方式出现,采取转让债权的方法对申请执行人并不一定有利,因为债权转让的后果是申请执行人取得了被执行人对其债务人的债权请求权,此时被执行人对债务人的债权届以消灭,转让就是以债权本身抵偿了对申请执行人的债务,在抵销的数额内,被执行人就没有义务再向申请执行人给付了。

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又称为代位执行或者代位申请执行,但是有不同观点认为代位申请执行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性质大为不同。代位申请执行应当是在被执行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经过法院判决或其他法律文书的确认,为被执行人自己不申请执行这个确认其债权的法律文书的情形下,申请执行人代被执行人之位,直接向法院申请执行该法律文书。将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称为“代位执行”的学者认为,“代位执行”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名称不同,但本质相同,两者的基础都是实体法上的代位球场全,都不以债权必须经过生效法律文书的确认为条件。作者认为,“代位执行”的概念比“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更为简洁,但由于法律并没有明确“代位执行”的理论界限,“代位执行”又容易与“代位申请执行”发生混同,故为了避免歧义,使用“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术语似乎殊为妥当。

一、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性质

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究竟属于何种执行制度?对此学者们的见解各异,主要有三种观点:(1)继续执行说,认为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是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继续执行制度”的体现。所谓“继续执行制度”,是指《民事诉讼法》第254条规定的:“人民法院采取本法第242条、第243条、第244条规定的执行措施后,被执行人仍不能偿还债务的,应当继续履行义务。债权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财产的,可以随时请求人民法院执行。”持此种观点的人认为,第254条所称之:“被执行人其他财产”应当包括被执行人对第三人享有的到期债权。所以,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是“继续执行制度”的表现之一。(2)协助执行说,认为第三人与申请执行人本无债权债务关系,是“由于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才使第三人与申请执行人之间建立了联系”,“第三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债务,不是基于被执行人的委托代为履行,而是协助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一种行为。”(3)债权保全执行制度说。认为“申请执行人提出代位执行申请的目的在于对第三人的财产获得执行名义人而实现自己的债权。”其本质是债权保全权能在执行中的体现。

 作者认为上述理解均有误区。首先,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并非“继续执行制度”的体现。《民事诉讼法》第254条规定的“继续履行”与其说是一项制度,不如说是对执行工作及被执行人履行义务的要求。按《民事诉讼法》规定,执行工作应当连续进行,直至完成生效法律文书的内容,这是生效法律文书执行力的体现,其间除非出现《民事诉讼法》第257条规定的情形之一,不得终结执行。人民法院在采取《民事诉讼法》第242条、第243条及第244条规定的措施后,被执行人仍不能清偿债务的,不属于第257条规定的终结执行的法定事由,被执行人必须继续履行。《民事诉讼法》规定,申请执行人一旦发现被执行人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有权随时请求法院执行,其目的在于发动申请执行人的主动性,配合法院完成执行任务,然该项规定本身并不包含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内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是一种执行方法,将执行要求等同于执行方法是不符合逻辑的。

其次,持“继续执行说”的人认为,《民事诉讼法》所称“被执行人其他财产”包括被执行人对第三人的到期债权,这样的解释没有依据。《民法通则》规定的财产权利包括:财产所有权与财产所有权有关的财产权、债权、知识产权。可见,财产是财产所有权的标的。除法律有特别规定外,财产是指民事主体享有所有权的有体物,不包括无形财产和权利。就《民事诉讼法》第242条、第243条及第244条规定的执行措施看,所谓“被执行人的财产”仅指存款、收入及其他可供查封、扣押、变卖、拍卖的动产、不动产,与民法规定的“财产”的内涵基本一致。将“被执行人的其他财产”扩大解释为包括被执行人债权在内的“财产权利”是不妥当的。其次,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亦非协助执行制度。协助执行是指人民法院和执行当事人以外的单位或个人,依照法院通知,协助法院执行人员完成执行任务的制度。协助执行通常发生在执行标的物由该单位或个人占有、使用、保管等情形,表现为协助法院扣留、提取储户存款、扣留、提取本单位职工的工资收入、交出保管的执行标的物等等。协助执行是法律对有关单位和个人规定的义务,与生效法律文书对被执行人确定的义务有本质上的区别。协助执行的这种性质决定了它与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的两大显著区别:第一,协助执行人并非执行当事人、而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中的第三人在接受强制执行时,地位几乎对等于“被执行人”,第三人在执行中所享有的权利和所承担的义务均与协助执行不同;第二,协助执行的结果是协助法院执行被执行人的财产,并不是对协助执行人的财产强制执行,而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结果是对第三人的财产强制执行。因此,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不属协助执行制度。

复次,债权保全执行说的理论基础基于债权保全理论。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确实与债权保全之代位权颇有相似,但代位权并非代位执行的性质,而是“债权人跨越与债务人相对性之债务本身,排除实现权力之障碍而代债务人直接向债务人的债务人求偿”的理论,即债权保全本身并不是代位执行所追求的目的。债权保全的功能在于排除债务人不当行使权利或怠于行使权利给债权实现造成的障碍,而表现为债权人直接向第三人主张权利,我国《合同法》代位权的功能不是增加债务人的担保力,而是使债权人直接获得清偿。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是在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后,仍不能满足申请执行人的权利时所采用的执行方法,其目的就在于满足申请执行人的权利,而不是排除权利实现之障碍。“债权保全执行说”的缺憾在于没有抓住代位执行的本质特征。 

学界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性质认识上存在很多误区,与我国民事执行制度规定不完善、不详尽有着确实的关系。我国民事诉讼法虽然针对不同执行客体设立了各种执行措施,如对存款设查询、冻结、划拨等方法;对其他动产或不动产设扣押、查封、变卖、拍卖等方法,但综因条文简约,难免有疏漏。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并非一种普遍适用于各种执行程序的一般执行制度,而是专门适用于针对金钱债权的执行方法。正确认识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性质,不仅有助于金钱债权执行法律制度的科学构建,更奉为执行立法体例、司法实践之圭臬。

二、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特点

1、到期债权为财产请求权。被执行人的债权应为财产请求权,对清偿申请执行人的金钱债权方有意义。行为请求权的履行义务人通常与权利人具有一定行为事实上的联系,即一定的人身性,要求义务人为或不为特定的行为,其无金钱价值的对等,对金钱债务的申请执行人无意义。

2、突破了债的相对性。一般情况下,审判程序中的诉讼法律关系主体与执行程序中的执行法律关系主体有承接性和连续性,诉讼当事人即为执行当事人。然而在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中,出现原诉讼当事人以外的、新的执行法律关系主体,即被执行人的债务人。此第三人参加执行程序并非执行当事人的变更,而是单独就自己所负债务为清偿,这是由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被执行人的债务人之间实体法律关系所决定的。第三人是被执行人的债务人,被执行人是申请执行人的债务人,使得第三人参加执行法律关系的不是执行当事人变更或追加的结果,而是申请执行人行使代位权的结果。被执行人的债务人参加后,形成法院与该第三人之间新的执行法律关系,从而突破了债的相对性进行求偿。

3、类似督促程序。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程序,与非讼中的“督促程序”原理相同。法院向被执行人的债务人发出执行通知,其收到履行通知后若无异议则应当履行义务。被执行人的债务人如果认为债权不存在、不准确或者已经履行完毕的,可在收到履行通知后的15日内向执行法院提出书异议,满足形式要件的该异议便产生了不得执行被执行人的债权之效力。

三、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既判力依据

执行必须以生效法律文书为依据,强制执行的一切工作都必须有合法根据,这是民事执行的基本原则。申请执行人所申请进行的执行程序,其执行相对人以被执行人及既判力所及之第三人为限。在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中,被执行人尚未取得对其债务人的强制执行名义,申请执行人据以申请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只对被执行人有效,那么对第三人迳行执行的执行依据是什么?有一部分学者认为是人民法院向第三人发出的履行到期债权的通知,另一大部分认为是执行法院针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而制作的执行裁定书作为执行依据。作者认为以上说法均不甚妥帖,主要理由有三:第一,无论履行通知还是执行裁定书,均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可作为执行依据的法律文书。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和相关法律法规,可作为执行依据的法律文书仅规定为以下几种:(1)民事判决书、调解书;(2)具有财产执行内容的刑事判决书、裁定书;(3)支付令;(4)财产保全、先予执行裁定书;(5)仲裁裁决书和调解书;(6)公证债权文书;(7)承认和同意协助执行外国法院判决、裁定及外国仲裁机构的仲裁裁决的裁决书。第二,履行通知和这里的执行裁定书的作用在于通知执行当事人和确定执行措施,保证执行工作顺利进行,是辅助性法律文书,本身并无实体确认力,而仅有程序上的效力。第三,《民事诉讼法》第240条规定:“执行员接到申请执行书或移交执行书,应当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并可以立即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同时规定在采取强制措施时,应制作裁定书。可见,在执行程序中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及制作执行裁定书,是所有执行程序必须的过程,并非为被执行人到期债权执行制度特有的。因此,把履行通知和执行裁定书作为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依据于法无据,超越了这两种法律文书的界定与功能。 

但是,既判力的相对性并不意味着不产生任何对外效力。在特殊情况下,法律为保证裁判的确定统一性,保障裁判所确认的权利得到实现,进而承认裁判的对外效力,即对当事人以外的特定第三人生效,理论上称之为裁判效力的扩张,该理论基础源于债权人代位权理论。当债权发生对外效力时,执行依据的效力也发生对外效力,债权对外效力所及之第三人,也就是执行依据执行力扩张所及之第三人。简单地说,因申请执行人行使代位权,使执行名义的执行力扩张至第三人,申请执行人得据以申请对第三人强制执行。 裁判效力扩张的典型例子是:当事人死亡、继承人继承其遗产的,也承担裁判确定的权利义务,裁判效力扩张及于该继承人。

四、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之第三人责任与异议

为保护被执行人的债务人的合法权益,《执行规定》要求法院向其事先发出履行通知,根据第三人是否提出有效异议或者是否自动履行而决定是否采取强制措施,若其未提出有效异议亦未自动履行义务,则发生“冻结”债权的法律效力。关于“冻结”一词的适用,出于作者学疏故实难就予其词,这种冻结并非强制措施中的冻结,二是被执行人与其债务人之间法律关系的冻结,依据《执行规定》第66条:“被执行人收到人民法院履行通知后,放弃其对第三人的债权或延缓第三人履行期限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在第三人无异议又不履行的情况下予以强制执行。”意即履行通知送达后,被执行人不得丧失放弃或部分此项债权的权利或者主张延期履行,同时《执行规定》第67条规定:“第三人收到人民法院要求其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后,擅自向被执行人履行,造成已向被执行人履行的财产不能追回的,除在已履行的财产范围内与被执行人承担连带责任外,可以追究其妨害执行的责任。”即第三人有义务遵守通知要求,不得擅自对被执行人为给付,否则将有可能收到法律制裁。

基于程序法基本原则的要求,任何人在经司法程序确认承担法律义务之前,都应获得充分、有效的抗辩机会,否则这种确认缺乏正当性,故第三人异议制度成为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制度不可或缺的内容。对被执行人负有到期债务的第三人非必然的被强制执行人,当其对被执行人的到期债权提出异议时,该第三人尚未因法院裁定成为被执行人,而且执行法院不得就其异议进行实体审查,所以异议的提出发生不得执行的法律效力,正如《执行规定》第63条规定:“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同时,《执行规定》第64条第2款规定:“第三人对债务部分承认、部分有异议的,可以对其承认的部分强制执行。”故有些第三人会部分认定、部分不认定而提出部分异议,这种部分认定或不认定的异议仅对有关部分有效,对另外部分无效,部分异议的仅发生部分的效力,不及于全部债权。

五、结语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市场的深化改革,纠纷不但未缩减,反而乘势而上,单就此我们不能武而断之认为社会的发展带来了无尽的纠葛。马克思认为事物是前进的、世界是发展的,而发展则一定伴随着矛与盾的日夜抗争。西方经济如今的纷繁历经百年的艰苦探索,东方世界的腾飞更是历经千年的王朝更迭,相比恒久的人类历史,司法文明又何尝不是步履蹒跚?作为法律人,我们不仅要学会汲取、懂得分析、擅长辩驳,更要有一颗一往无前的进取心,亦可以理解为不断完善的进取心。我们需要明了,我国法律的立法层面仍然存在很多未完善,因法律是社会物质条件下的产物,它不能凭空臆想、创造,只能跟着社会的脚步前进,故而在法律的运用环节理所当然的遇到无法单凭执法者、司法者的创新就能解决的技术上的空白和操作上的难题。单就民事执行而言,《民事诉讼法》对执行程序的规定仅有34条,加上《执行规定》、《查封规定》、《执行解释》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总共也不过300余条,相比审判程序上千条的规则、原则,所谓“审执一体”中的执行难免显得暗淡。鉴于此,作者借本文以期在现有的规则、原则之上进一步规范、约束执行工作,长效掌握、灵活运用,并在严格按照法律规范行为的同时深刻探讨、主动反思纰漏与不足,保证执行案件的顺利进行,保障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的有效实现,同时期望国家立法机关和最高人民法院尽快出台单独成典的强制执行法和更加完善的有关执行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司法解释,以解决被执行人到期债权执行制度的执法瓶颈。

 

参考文献

1、王利明主编:《民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

2、肖建国主编:《民事执行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3、谭秋佳:《民事执行原理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4、黄金龙:《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实用解析》,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5、齐树浩、马冒明:《完善我国强制执行法若干问题的探讨》,载《法学评论》,1997年第3

6、江伟主编:《民事诉讼法专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7、孙加瑞:《强制执行实务研究》,法律出版社,1996

 

8、傅明亮:《代位执行若干问题探析》,载《法学》周刊,1997年第9

责任编辑:宋子元